银行们的苦日子

2018-1-24 12:31| 查看: 549| 评论: 0|来源: 互联网

免责申明:网贷110所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本站内容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网贷QQ交流群:219228428   联系QQ:2836958226

对于中國企业,著名经濟学者張維迎曾讲過:“傳统的企业家比较难,难就难在一个人赚惯了容易的錢,讓他赚難的钱比較困難。”其实,这句話對當前的银行業也是適用的,加杠桿時期赚各种“套利”的容易錢惯了,一旦去杠桿時期干回本質工作的时候,就认为“苦日子”来了,不知所措了。
1
2017年,银監會共作出3452件行政处罰決定,其中处罰机构1877家,罰沒金額29.32亿元,被稱为是“史上最嚴监管年”。2018年1月,銀監会又连發3个辦法一個通知(《商業银行股權管理暂行辦法》、《商業银行大額風险暴露管理辦法》、《商業银行委托贷款管理辦法》以及《关于進一步深化整治銀行业市場乱象的通知》),腳步根本停不下來。银行业,已然進入属于自己的強监管时代。
近日銀監會主席郭樹清在接受人民日报專访时,提到了監管的階段性目标,即:“要使宏觀杠桿率得到有效控制,金融結构適應性提高,金融服务實体经濟能力明显增強,硬性约束制度建設全面加强,系統性风险得到有效防控。”控制杠杆率是放在第一位的。
2017年4月,人民日報、新华社、金融时報等官方媒體和一行三會相继发聲,指向金融领域去杠杆,并预言“以金融去杠桿帶動实體經濟去杠杆的相關舉措还會陆续亮相”。市场戏言,监管层進入比狠模式“你狠,我比你還狠,你严厲,我比你还嚴厉”。還是去杠桿。
再往前追溯。2016年5月,人民日報發表重磅文章《開局首季問大勢——权威人士谈当前中国經濟》,权威人士強調“樹不能长到天上,高杠桿必然带來高风险,控制不好就會引發系統性金融危機,導致经济負增长,甚至让老百姓儲蓄泡湯,那就要命了”,指向的还是去杠桿。
再之前,便是中央提出供給側結构性改革,提出“三去一降一补”五大重点任務,“去杠桿”也位列其中。
為何要“去杠桿”,因为之前一直在“加杠杆”,且效果越來越差,后果很糟糕。
2009年~2011年,企业部門舉債拉動經济反彈,據海通证券統計,2009年全国企业部门一年新增總融資不到2万亿,2012年變成10萬亿,2011年,刺激作用下降,经濟又开始下滑;2011年~2013年,政府举债托底,2012年債务增速只有18%,2013年達到100%,部分地方開始出現債務問题;2014年~2015年,開始去杠杆,以大资管和互聯網理財為代表的各类通道業务迎来“繁榮”时期,影子銀行問題凸顯,經济依旧沒有好轉;2016年~2017年,居民部門開始举債,消费金融、現金貸迎来短暫的风口,一大批頭部现金貸平台貸款發放量同比增長超過100倍,也带来了多頭借貸、部分群體债務負担過重等很多問题。
對于“加杠桿”刺激经济的做法,權威人士曾谈到高杠桿是‘原罪’,是金融高风險的源头,在高杠杆背景下,汇市、股市、债市、楼市、银行信贷風險等都會上升,處理不好,小事會变成大事……多做標本兼治、重在治本的事情,避免用“大水漫灌”的擴張辦法给经濟打強心針,造成短期兴奮过后经济越來越糟。
至于如何“去杠桿”,權威人士解讀道“去杠桿,要在宏观上不放水漫灌,在微观上有序打破剛性兑付”。
而無論是加杠杆还是去杠桿,金融机構都冲在前頭。

2
加杠桿時,金融机构可以尽情放貸,市場交易活躍,享受着高增長的紅利和躺著賺钱的快感。去杠桿时,自然要迎来所谓“最痛苦”的时代。

本來銀行经營受到嚴格的資本金限制,杠杆率受到嚴格限制,加杠桿并不容易。不过,借助表外業務和同業業務,銀行業很大程度上脫離了资本的约束,打开了加杠杆的天空。
加杠桿也要有资金投向,在宏观經濟低迷的背景下,银行业发现了两個池子:
一是资金空转,A銀行發行同业存单買B銀行的產品,B銀行发行產品買A银行的存單,或者中間加個C銀行或信托通道,反反复复便可空转下去,反正就是不用流向“高風险”的实体經濟;
二是房地產和地方政府平臺,作为受调控部门。
但二者很難在银行表内獲得授信支持,成为影子银行的最爱,銀行机構通过表外業務层层的结构化设计和各类理财通道的加持,“違规”投向地产和平臺,孕育出龐大的影子银行體系。
有了龐大的表外資產,也就有了豐厚的利润,且不占用资本,一时之间,商業银行的資管部門成为超越公司金融部的存在,人少利潤多,薪資待遇好,人人艳羡、風头無两。
加杠杆的受益者,自然也会成为去杠杆的受害者。當國家調转方向,“明確了股市、匯市、樓市的政策取向,即回归到各自的功能定位,尊重各自的发展规律,不能簡單作為保增長的手段”,也就注定銀行業依靠影子银行加杠杆的经营模式難以為继了。
从当前的监管方向看,同業业務、理財业務、表外业務便是重中之重,竭力遏制层层嵌套現象,阻斷资金脫实向虛的空转。2017年初,银监會密集发布了“三三四十”系列文件(“三违反”“三套利”“四不當”“十亂象”),证監會、保监會和人民银行也相繼出臺相关金融去杠桿政策措施,一行三會合作下,资管新规、銀信业务规范、委托貸款业务规范、私募投資基金业务规范、保險资金股權投资业務規范、金融资產管理公司规范等相继出台,从银信、委贷、银证、银保、銀基和资管等多個方面全面限制,围堵之下,成效明顯。
据郭树清在人民日报專訪中透露:
“经过共同努力,(2017年)銀行业資金脫实向虛勢頭得到初步遏制,金融內部的杠桿率持续降低,有100多家银行主动縮表。在全年新增贷款12.6%的情況下,銀行业總資產只增長8.7%,增速同比下降7.1個百分点,相當于在向實體经濟多投入的同時少扩张約16万億元。”“同業資产负債自2010年以來首次收縮,同業理财比年初凈减少3.4萬億元。銀行理財因增速大幅下降而少增5万多億元,銀行通過‘特殊目的载体’投資少增约10萬億元。表外业務总规模增速逐月回落,總體呈现收縮態勢。交叉金融產品的野蠻生長趋于停止。”
对于銀行業而言,表外创新空間大大壓缩,只能老老实實干回基本的表内业務,把資金投向實體經濟,承担本應承担的信用風险,便是所谓“最痛苦”的时代到來了。

3
講到这里,不知諸位心里是否會有疑惑:银行业之前的各种影子银行創新難道沒有丝毫端倪吗,為何直至2017年才迎來真正的强监管落地呢?
银行業市場亂象的驅动力不外乎“套利”二字,2017年3月,銀监會便曾系統总結出“監管套利、空轉套利、關聯套利”等三類套利行為,具体給出了90余项檢查要点內容。每一项指标,背后都有很多种監管套利的操作。
可見,监管并非不清楚。其实,银行并非新兴行业,各種制度和篱笆早已成熟,監管制度一直在那里,所謂的各種“套利”只不過是金融機构進行“自以为是”的創新,自以為可以繞开監管而已。而在監管的眼中,并不認可这种創新。2017年5月12日,银监会审慎規制局局长肖远企在一次發布会上对前期密集出臺的政策做了解读,称道:
“从內容上來看,近期发的監管文件并沒有新的监管规定,特別是没有定量的规定,都是對現有制度的梳理和強調,过去都散落在不同的文件里。”
2017年开展的“三三四十”、信用风险專项排查、“兩會一層”風控责任落实等專項治理工作,大致都是如此,是已有文件的重新強調。同樣,以近日下发的《2018年整治銀行业市場乱象工作要點》为例,8項要点,22条內容,多以“违反”“不到位”“違規”“未经审批”等字眼開头,要求还是老要求,關鍵是態度的变化,執行落地嚴。
意味着,整治市場中的各类亂象,只需要对現有制度梳理和强调就足够了。说白了,強监管的“強”是“強化”而非“加强”,并不需要額外出臺什么新的政策,只要重申下監管紀律,強調“監管姓監”,问題也就解决大半了。
比如,提出“一案三查、上追兩级”的要求,強調“董事會要担负其最終責任,董事长是第一责任人”,并对涉嫌失職和瀆职的各级监管機構问责。事實上,仅2017年,就處罚責任人1547名,270人被取消銀行从业和高管任職資格。
可见,银行業迎來了“苦日子”,并非是“套利”手法不夠高明被監管识破了端倪,而是監管決定“强化”監管了。而監管之所以决定“强化”監管,則是因為宏觀層面不再信奉“大水漫灌”的保增長策略,開始走“去杠杆”的路线了。
換句話说,所謂的套利性創新,根本就瞒不了誰,能存活多久,关鍵要是否顺应大环境。顺勢而为,也許可以存續一兩年;逆势而行,便注定要自討苦吃了。
拿互金领域為例,强监管環境下,現金貸在高利率和暴力催收上屢屡出現問題,结果便是整個行業层面的全面整顿,干脆就別做了;ICO新规后,還有機构搞基于区塊鏈的暧昧積分系统,意图打擦邊球,迎來的便是監管的點名和項目的相继下線,狼狽不已。那便是不識时务。

4
據笔者所知,當前的环境下,不少金融機构受不了這種“苦日子”,脑子里整天琢磨的还是套利創新那一套。
在此提醒一句,大环境不同了,要牢記“监管姓監”。不該创新的时候,万萬不可“套利性”創新。银行如此,互金也如是。
作者:薛洪言,苏寧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 微信公眾號:洪言微语

感动

伤心

惊呆

大赞

晕了
更 多 发 稿 平 台 加入QQ群:686692973
行内网 配资中国 虚拟99 DZ模板 推浪网 配资新闻 配资排行 他之家 操盘之家

最新评论 (温馨提醒:无需登入即可评论,赶快来发表您的言论自由吧!)

返回顶部